怀集一执业医生让无执业资格儿子配药打针 一针致患者丧命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去年,他带妻子到村里的一家家庭诊所看病,有执业证的父亲让无执业资格的儿子为妻子配药打针,结果妻子在打针后因过敏性休克死亡。

怀集县怀城镇富杨村的莫先生向《民生007》反映,去年,他带妻子到村里的一家家庭诊所看病,有执业证的父亲让无执业资格的儿子为妻子配药打针,结果妻子在打针后因过敏性休克死亡。事发后,莫先生向法院起诉,追讨诊所的刑事和民事责任。法院委托的司法鉴定结果建议医方担责六成,这让家属无法接受。具体情况又是怎样的呢?来看报道:

咳嗽打针却致命?

记者来到怀集县怀城镇富杨村了解情况。报料人莫先生说,去年10月16日晚,他用摩托车载着妻子马某桃到村委会附近的卫生站看病,到了诊所时,医生姚少斌跟另外两人坐在一旁,姚少斌让他的儿子看诊。他儿子姚富祥没有经过问诊、把脉、皮试,就给莫先生的妻子打了两支针。结果,在回去的路上,莫先生的妻子咳嗽得很厉害,后来送去怀集县人民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事发后,县公安局和卫生部门先后介入处理。县卫生健康局调查发现,姚富祥未持有《乡村医生执业证书》和相关医师资格证件,属非法行医行为。怀集县公安局聘请有关人员,对案件进行了因果关系、医疗损害等鉴定,鉴定意见也表明,“被鉴定人马某桃过敏性休克死亡与姚福祥非法行医注射药物存在直接因果关系”。

姚少斌:我儿子没有非法行医

令死者家属不解的是,虽然姚富祥非法行医证据确凿,但他被强制拘留7天后,便被取保候审,涉嫌非法行医的卫生站仍然一直在开诊,没有被取缔。

莫先生无奈之下去了肇庆市公安局、市卫生健康局、市信访局,以及省卫生健康局上访,直到今年2月25日,该诊所才停业整顿6个月,姚富祥在5月30日才被拘留。

至于赔偿问题,姚少斌向死者家属表明,他最多只能赔偿20万,如果对方拒绝,只能上法院解决。

记者来到为马某桃治疗的卫生站见到,卫生站的医疗用品已被查封。从业30年的医生姚少斌坚称他询问了病人的情况,儿子只是协助他工作,按照马某桃诊疗的药方为其配药打针,并没有单独行医。

姚少斌还说,他的诊所就建在家门口,是家庭诊所,与社会上许多父子店、夫妻店一样,一家人相互帮忙很正常。儿子在这里一边学习一边考执业助理医师。

△姚少斌给马某桃开的处方

记者在与姚少斌交谈的半个多小时中,姚少斌始终不认为儿子是非法行医,他认为儿子姚福祥只是代自己为病人配药打针,而药方是他开的,不是儿子开的。但姚少斌似乎忘记了一点,商铺的父子店与他的诊所父子店有着本质的区别,前者是顾客主导购物,营业员没有风险;后者则是医生根据病情为病人开药,存在一定风险,这就是为什么医生必须具备一定资格才能从业。倘若有驾驶证的父亲,一旦将车辆交给无证的儿子驾驶,后果将不堪设想。

司法鉴定:医方承担60%的责任

后来,死者家属向法院起诉,追讨诊所的刑事和民事责任。据死者家属反映,法院委托的司法鉴定结果建议,医方担责六成,这让家属无法接受。请看记者的跟进调查:

怀集县法院接受了死者家属的诉讼,同时通过抽签委托肇庆市广东明镜司法鉴定中心对马某桃医疗纠纷一案进行鉴定,鉴定意见书显示,卫生站和姚少斌父子在诊疗中存在违反临床诊疗规范、无证行医等过错,而患者自身特应性超敏体质也是致死原因之一,建议医方承担60%的责任,其中卫生站和姚富祥各承担30%的责任。对于这个鉴定建议,家属无法认同。

死者亲属 梁女士:

为什么在无证非法行医的情况下,明镜司法鉴定中心的鉴定结果是死者要承担40%的责任,而非法行医者却只承担30%?我们认为不公平、不合理。

记者随后致电明镜司法鉴定中心,了解这个责任是怎样认定的。该中心工作人员表示,听证会邀请了五名有专业知识的专家参与,鉴定结论是五名专家一致做出的决定,鉴定意见属于鉴定人的专业意见,当事人对鉴定有异议应该通过庭审质证或重新鉴定。另外,法院委托鉴定中心鉴定的是卫生站和姚富祥行为对马某桃死亡应当承担的责任,专家意见是60%,但这并不代表死者占40%的责任,这个结论是死者家属自己算出来的。

对于这个鉴定意见,有法律界人士韩伟华表示,这个事件已经定性为非法行医,司法鉴定中心给出的责任占比60%,是对事件的定量,只有量化了才能确定承担的法律责任。当然,司法鉴定中心给出的只是建议,并不是确定对方就要承担60%责任。打针、配药属于诊疗的一部分,没有执业资格的姚富祥对患者进行诊疗致人死亡,应当依法承担刑事和民事责任。

怀集县卫健局:人命关天要调查清楚

至于公众都很关注的在这次事故中,作为卫生管理部门的怀集县卫生健康局是否存在监管不到位的问题?该局相关部门的负责人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平时对基层卫生站的检查和评审,都是由卫生监督执法部门处理,他们会和专家一起对卫生院 卫生站进行抽检。对于这起医疗事故,受访的医政科工作人员表示,人命关天,肯定要调查清楚究竟诊所违反了哪条规定,并依法进行处罚,严重的可以撤销卫生站,现在法院已受理,最终由法院判定。

无论怎样,悲剧已经酿成,希望医患双方能够坐下来谈谈,让该宗医疗纠纷得到调解,也希望法院能够对该案件有一个公平公正的判决,卫生部门能够加强监管,以免日后类似的事故再次发生。

标签:怀集新闻,医生,无执业资格,丧命

网友评论:

热门文章HOT NEWS
用户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