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要区救助站与高要公安系统对接为流浪人员寻亲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今年4月,高要区救助站与高要公安系统对接,利用人脸识别技术,成功为4名滞留人员找到家人,其中一名滞留人员在与家人团聚后,在近日送来了一面锦旗致谢。

 

苏贤军(左一)和苏贤杰(左二)送来一面锦旗感谢救助站工作人员助其 家人团聚。 西江日报记者 夏紫怡 摄

西江日报讯(记者 夏紫怡) 今年4月,高要区救助站与高要公安系统对接,利用人脸识别技术,成功为4名滞留人员找到家人,其中一名滞留人员在与家人团聚后,在近日送来了一面锦旗致谢。

2015年开春的一天,33岁的苏贤军跟着哥哥苏贤杰到广州花都的一家工厂打工,彼时,厂内尚未复工。吃过午饭,苏贤军便下楼到附近的公园下象棋。然而,一直到晚上,苏贤杰都没有等到弟弟回家。情急之下,苏家人分散寻找,同时到公安机关报案。

“ 我弟弟从小性格内向,不善与人交谈,他出门的时候没带手机,身上的钱也不多,我们最担心的是弟弟被坏人绑架,殴 打 致残。”苏贤杰与家人一起,整整三个月,放弃工作,奔走在寻亲的路途上。“番禺、虎门、沙田、长安等地,我们都去找了,就是找不到。”苏贤杰甚至尝试借助媒体力量、粘贴寻人启事等方式寻找弟弟。

2016年9月,走失的苏贤军只身出现在高要区金利镇的城区主干道上,被正在巡逻的金利镇派出所警员发现。警员发现其言语不清,应答模糊,疑似为精神障碍者,于是将他转送至肇庆市复退军人医院进行诊断与医治。

经过两年的治疗,苏贤军的病情逐步稳定。“为了尽快获得他的个人信息,我们专门制定了工作计划,每天安排救助人员到医院主动与他沟通,在交谈的过程中引导其回忆过去的生活场所,同时记录口述内容,并反复比对信息。”高要区救助站工作人员赵联峰发现,仅仅依靠寻亲网、信息记录等方式寻找滞留人员的家庭信息,如同大海捞针,不但效率低下,准确率也不高。

据介绍,截至今年6月份,高要区救助站在肇庆市复退军人医院接受站外就医的流浪人员有36人,每月政府需支付医疗救助费约25万元。这项工作不但加大了政府资金压力,也严重影响了滞留人员与家人的团聚。

今年4月,为进一步加强流浪乞讨人员的身份查询和照料安置工作,逐步实现“低滞留率、低安置率、高周转率”的工作目标,高要区救助站与高要区公安局建立信息协调机制,以滞留超过三个月的受助人员为重点,集中精力,攻坚克难,采取专业口音分析,运用人脸识别技术、完善寻亲网信息等措施,核清一批长期滞留受助人员身份信息。

“通过借助人脸识别等技术,36名滞留人员中已有4人身份信息得到确认,苏贤军是其中一名。”在赵联峰等人的帮助下,5月29日,苏贤军终于可以一家团聚。赵联峰介绍,高要区救助站将与高要区公安局成立沟通协调机制,运用人脸识别技术形成常态化身份查找程序,完善信息查询与寻亲服务机制。同时,将滞留人员信息录入到广东省救助管理信息系统。“如此一来,打破信息孤岛,大大提高了滞留人员寻找到家人的机率。”

标签:高要新闻,流浪人员,寻亲

网友评论:

热门文章HOT NEWS
用户反馈